您的位置: 首页- 优势诊疗- 运动医学- 详情

复“骨”

发布时间:2018-06-10 浏览量:58607 次 来源:运动医学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很久没一口气去读完一本书了。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抛开铁马金戈的澎湃壮烈,换了一个角度,从婉约诗词中的雪月风花去解读一个乱世君王深处的内心,确实是本难得一见的好书,令人耳目一新,也令人回味无穷。

      但其实,在济济文坛上留下黯然销魂的哀伤,在茫茫史海中落下声色犬马的污名,集才华横溢的词人与怯懦无能的君主于一身,生不逢时也好,玩物丧志也罢,都不得不承认,没有阶下囚之耻,就没有亡国人之恨,没有思故园之愁,就没有传千古之句,正是从万乘之躯到败国之子的落差,造就了一代词帝,这其中的幸与不幸,如今也只剩后人唏嘘。”

      以上这两段充满侠士气概的文字就出自今天的主人公——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杭州市运动医学中心常务副主任季成之手。

      初次相见时,季成给人的感觉是高大、帅气,很像韩剧中对男主的描述;但几句话之后,你就会发现他是个内敛、寡言的人,跟病情无关的话题几乎不聊,很难想象那些激昂、犀利、深刻的文字是出自他的笔下,还是那双拿手术刀的手。

      季成也酷爱打篮球,似乎也和运动结下了不解之缘,短短的十来年时间里,经过埋头苦干、不断努力,不仅完成了从主治医生到副主任医师的成长,并通过多次出国进修、学习、深造的机会,进一步钻研运动医学,尤其是关节学方面的高超技术获得了广大病患的一致好评,在业内也是楚翘。

      2017年杭州市运动医学中心在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正式挂牌成立!杭州市运动医学中心由骨科、康复理疗科和针灸推拿科的医疗骨干组成,杭州市骨科研究所所长、骨科主任朱六龙教授任杭州市运动医学中心主任,季成副主任医师任中心常务副主任,负责具体工作,特聘浙江体育职业学院体育医院院长杨威斌院长为中心顾问。

      运动医学中心秉承“运动让生活更美好,医学让运动更健康”的宗旨,季成和他的团队更加刻苦钻研,在率先开展肩、踝、髋、肘关节技术的基础上,在2017年岁末之际,又一次开创了市一医院骨科新的先河,首次成功开展了两例腕关节镜手术。腕关节镜属小关节镜,操作空间狭小,关节结构复杂,周围神经、血管、肌腱多且表浅,操作者不但要胆大心细,还要非常熟悉解剖。其精细的操作技术难度远远大于肩、膝、踝等关节镜,故目前除北京、上海等一些较大运动医学中心外,鲜有其他医院开展,浙江省内此项技术也基本处于空白。因此,成功攻克腕关节关节镜技术,标志市一医院运动医学水平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季成说,每一份病例都很珍贵、都是不可复制,必须认真相待、严谨求证、全力以赴!在此之前,他还特地赶赴全国顶尖的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手外科学习该项技术。有道是“万事开头难”,作为首例,机遇与挑战并存,也势必将承受更大的压力。患者为中年男性,外伤后导致的桡骨远端骨折。虽然是临床常见的病例,但如果按常规手术需切开复位,钢板内固定,手术时的切口非常容易损伤正中神经等重要解剖结构,并且暴露不全也影响关节面的解剖复位。经过再三讨论与分析、前后对比,季成和他的团队决定采用关节镜辅助下复位,外固定支架及克氏针内固定,此法除了切口小、损伤小等优势外,更重要的是可在关节镜对关节面监视下进行复位,大大提高了复位的精准,并减少广泛切开及关节面对合不平整而引起的骨关节病的发生率。另外,采用了外固定支架及克氏针的固定方法,也避免了二次取内固定手术,减少了患者的负担,大大缩短了康复周期。由于充分的术前准备,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术后无任何并发症出现,患者已满意的出院,进入康复阶段。

      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经验,季成有了乘胜进取的信心。很快,另一名三角纤维软骨损伤患者,在经历了三月余保守治疗无效的困扰后,复查磁共振并未好转的情况下,季成建议患者手术。三角纤维软骨损伤是引起腕关节疼痛的最常见原因之一,以往采用的是保守治疗,不但治疗周期长,而且疗效较差,患者满意率低,尤其是部分患者转为慢性疼痛,并会使握力减退,严重影响生活品质。对于保守治疗无效的患者,需要手术治疗,目前最先进的治疗方式是关节镜下三角纤维软骨修复技术,不过该技术需要在狭小的腕关节腔内作缝合操作,技术要求更高于前一例骨折复位内固定手术。为保障手术顺利进行,医生们做了大量充足的准备,除了小关节镜设备与器械的准备外,还重新细致复习了患者的病史,查阅资料,设计合理的手术方案。为了克服没有牵引吊塔的困难,田飞博士与谢涛博士不辞辛苦,用徒手牵引一个多小时,保证了手术顺利完成。

      又是一个手术日的晚上八点多,在结束了一天十多个小时连续接台的手术后,有些疲惫的季成并没有回家,又去病房查探问询了当天接受手术的病人术后情况。最近,网络上流行“佛性医生”这个词,他也戏谑说自己也勉强算个“佛性医生”,但这并不是因为自己有看破红尘的淡然,只是因为也有点济世救人的慈悲,愿意竭自己所有的努力去帮助需要帮助的患者。

      有人曾笑言骨科医生是“木匠”,看他们手术台上的器械好像的确如此,榔头、起子、螺丝、扳手……十八般兵器样样齐全。但细细看来,他们更像是故宫博物院里的文物修复员。我说,这是一种匠心精神,以“技”养身,以“心”养“技”,正如他的名字——季成,精湛的医技、医者的仁心,善作善成。